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4月25日晚,風雨交加,一夜無眠,心理掛著母親和父親和那還搖搖欲墜的小屋。 五一放假,校務繁忙,沒有回去探望父母親,心有愧意。 昨晚在微博上看到一則提示信息“明天是母親節”。我想,能為母親寫點什麼呢? 小時候,母親總把我管得死死地,早晨起來要掃地洗茶碗。我家的房子是父親的祖父輩兄弟三個在一起做的屋子,中間一個大方井,三家一家一個雞圈,雞屎滿堂屋都是,掃之前還要用灰掩一下,常常臭得我只作嘔。我總覺得父親的那兩個堂兄弟的子女很懶,他們從來沒有掃過堂屋,我只要一天不掃,母親就會發脾氣。稍大一點後,我就跟在母親後面摘茶葉、討豬菜、剁豬菜、扒樅毛。 上初中後,母親什麼也不要我做了,只是要我看書。暑假裡,母親偶爾也讓我幫忙做點小事。早晨大人們起黑早割稻,母親總讓我睡到八點多之後才喊我起來送早點到田里。上午大人們打稻,我就在家裡曬稻看稻。下午一點多母親就頂著烈日幹活去了,出門時總要叮囑我等太陽嫩了再出來翻稻子。雙搶季節,天熱,母親忙著割稻打稻插田,飯桌上菜單調的時候多,挑食的我往往吃不下。母親總是一邊數落一邊拿著我的飯碗到鄰居家討點合我口味的菜。 高中三年,居然落第了,我想補習,父親陰著臉,一氣之下,我離家出走。寄居生活單調而低沉,夜晚睡不著,白天總感覺吃不飽,我知道我在涅盤。一個晴朗的上午,母親出現在了我面前,臉色煞白,那是暈車的緣故。為了讓我補習,母親和父親狠吵了一架,天不亮母親就走了近10里的灰土路,搭一個親戚的調豬肉的車子顛簸了近2個小時才到安慶,我什麼都沒有說就跟著母親回去了。我今天能光鮮的坐在課堂上,日不曬風不吹的,是母親的堅決換來的。母親生了三個男孩,我是老大,我補習之後,母親更勞碌了,更加的節衣縮食了,我經常看見她穿的襪子是我穿破了之後她又補補接著穿了。 工作十幾年來,我幾乎都是在母親身邊過的年。年輕人喜歡睡懶覺,母親每天總是提前將飯做好,等我們起床了洗漱好後飯已經端到桌上了,半個正月下來,人也養好了臉也養圓了。 今年弟弟做房子,老屋被拆掉了,留下廚房給老兩口暫住。父親吵著先做小屋,要分開過。母親連罵帶哄的熄了父親的火,她說:“孩子們都不容易,等小伢的屋做好了再說。”我知道母親是心疼弟弟,弟弟孩子才滿月,又要建房,忙不過來。母親想幫襯一把。母親常常這麼說:“趁身體好,能做就做點,能幫就幫點,真到老得不能動的時候,你們還不給我吃不給我喝啊。”每每聽了這話,我的額頭就汗涔涔的。 我想起了《初學記·鳥賦》中的一句:“雛既壯而能飛兮,乃銜食而反哺。”還等什麼呢?趕快回家一趟吧,家門口的石榴花開得正旺,拿起掃帚為母親掃掃低矮的小屋吧。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一整座城市的燈都閉上眼,湧入人潮的末班巴士,隨全世界一起閉上眼,祈盼,會有一個人點亮黑夜… “那時我們什麼都不怕,什麼話都可以講”聽到一首歌,又怎能不想起一個人 你來信說:“日子靜好,只是任我們怎樣的掙扎,都再也回不去那個我們三個人一起走的方寸之間…” 方寸之間…那年那個封閉的高中校園,那個我們共同喜歡過的女孩,像一抹陽光,明媚了三年書裡書外的時光… 而你也是洋洋灑灑的驕傲了三年,你們同姓,你叫秋明,而她叫秋小陽,你總是不忘刻意強調她名字裡的秋字,那段日子你總是提起秋小陽,一遍又一遍,而這一提就是三年… “秋小陽”,呵~,這個世上最簡短卻又是最毒的咒語… 學校對面的快餐店,裝潢簡單,明亮卻小資,每天下午的晚飯時間,我們總是出現在那,是否還記得,那時的我們是怎樣的去搶著買那同一份蛋撻,她愛吃的草莓蛋撻,你總是快我一步,然後,像個waiter一樣,遞上蛋撻,看著我們孩子氣的爭吵,她總是坐在一旁無暇的笑,她哪裡會知道,我們的共同心事 後來你來信時提起:不管經歷多少次熱烈的愛戀,卻總是在最幸福或者最受傷的時候想起她… 我笑你,又何必癡情,這世界大的很… 這世界大的很,我又有什麼資格笑你! 其實後來的我是多麼想回去問問她,如果當初我們中的任何一個,手裡捧著的不是草莓蛋撻,而是一束玫瑰,你會不會欣然接受,或是突然沒了微笑? 你說:你也曾想過對她表白,只是會害怕,那點努力說出口的喜歡,是我們三個中任何一個都承受不了 就這樣,聽著你的心事過了三年,只是三年的時間,還是來不及給你說一句,我的愛情比你早,卻一直放在心上… 而畢業,轉眼就來 畢業前的最後一個下午,我們三個去了附近的酒吧,是你說突然想喝酒,像大人那樣喝烈酒,吧檯前,兩男生自說自話的喝悶酒,坐在我們中間的女生愜意的和調酒師談笑,她永遠是那樣的純真而快樂,像是永遠也猜不到畢業後的日子,會有多少路要走…我們狠狠碰杯,放肆的大聲歌唱,我們玩到很晚,回去的路上,早已沒有了路人,跌跌撞撞的你回過頭說,秋小陽,畢業了,我們三個,成長快樂!然後又是放肆的大笑,我知道,你明明沒有喝醉… 你說:我們都是畢業後回不家的孩子,你是多想回去看看,看看…每次說到這你總是長長的頓住,再沒了下文。 畢業後,你獨自去了最西北的城市,她去了北京一個從未聽她提起過的學校,而我繼續留在市裡的一所師範學校讀書 送你們走的那天,站台前我們三個難得的安靜,看著你們離開的背景,還是陽光而灑脫的模樣,那天下午,回到家裡,關掉手機,關在房間裡死死的睡了一下午 面對她發來的短信說安全已到達,我竟不知所措的只回了個恩 字 我刪了她的所有短消息和手機號碼,不管這無辜的三年時光值不值得,畢業後,我們再也沒有聯絡 後來你告訴我,在西北的一個人生活很快樂,我知道,你只是想離家遠一些 而我卻天生懦弱,沒有勇氣和過去告別。 我也想過對她表白,只是沒有辦法面對她,更無法面對你,這就是我們三個! 後來的後來,同班聚會時,聽同學說她戀愛了,和一個北京當地的男生,沒有驚訝,也不想說什麼,早已習慣了把關於她的所有話放在心底,只是他們會奇怪我的莫不關心,是啊,誰都知道,曾經的我們是那麼好! 只是,我想下次再回家,若是走在同一條街上遇到了我,請你一定要先開口給我說話,我怕我還是開不了口,秋小陽,好久不見! 秋明,秋小陽和我,我們三個一起度過的日子我不會忘,但願你們也一樣的記得 過去的日子,是非成敗,留給屬於昨天的人去體會,我們三個任何一個,再明智不過,不說再見,是不想留下懸念,而放棄了就能離開,何嘗不是另一種幸福! 我也很想她,我們都一樣,在她的身上,曾找到翅膀,只是那時的她,是因為你才學會飛翔,我也很想她,在某個地方,我少了尷尬,你少了肩膀,而夏天還是那麼短,思念卻很長… 如今坐在大學的教室裡寫下這篇故事,因為深知,所謂大學,不過一染缸,把我們努力染成社會色,又有誰願意相信單純而善良的感情,為理想力不從心的孩子,安好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兩天沒寫日誌了,昨晚本來有好多話想說,但是嗓子不舒服有點小燒,今天睡到中午才起來!現在要把攢了 兩天的話說一下哦!呵呵! 週五晚上跟同事一起去談判,想想這個工作還真是什麼都干,坐在咖啡廳的角落裡,看到這個人來人往的城市,很想跟他說說話,一個短信或是一個那個讓我迷戀的聲音,都是在我乏了、累的時候的法寶,通了電話後知道他週六沒事,可以跟我一起玩遊戲,我高興的不得了,就像他跟我約會一樣的感覺,雖然是虛幻的,但是真的是有那種一下子好輕鬆的感覺…… 本來想去跳舞的,走在路上突然想起自己一年前在雍和宮拜神時的願望——只要在我平凡的生活中,有一件自己的事情能影響我心情起伏的事就好了,這個願望對別人來說簡單根本不算什麼願望,但對我來說真的是很不容易一件事,別人不會理解這個簡單的願望對我有多重要,因此我特別想去雍和宮去真心的謝謝我拜的那個神,坐上地鐵,跟他幾個短信,真的不好意思跟他說自己去雍和宮,怕他問我去那做什麼、怕他覺得我幼稚可笑、怕他覺得我小題大做…… 天黑了進不去裡面,我站在門口真的很誠心的謝了,而且用我最真實的笑容回應了,到家已經10點多了,很踏實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我用最愉快的心情打掃衛生、用最健康的飯菜慰勞自己、用最甜蜜的感覺跟他一起遊戲,雖然有點笨,雖然把他氣的要命,但我依然享受那種感覺,希望他不要在氣我笨了,我會好好的學習哈,呵呵! 幼稚的我又回來了,真實的我又回來了,昨晚的小難受現在都好了,因為有跟他的交集、因為有他簡單的問候,我好幸福! 簡單的快樂、簡單的交集,有他我的生活變得豐富! 複雜的心情、複雜的夢想,有他我的心情變得起伏不定,有他我的夢想變得多種多樣! 朱老頭兒,現在有句話想給你說“你真的對我很重要,現在風吹我不會冷,心裡有希望有夢想……” 今天我按照你的計劃開始健身嘍!我一定要永遠的年輕漂亮下去,這是一種心態,再次謝謝你! 馬上就要冬天了,也希望這個冬天我也能帶給你溫暖:) 文章來源:楊姿颯爽的部落格 |Off the Runway | 柴靜·觀察 |Achenblog | 菡菡媽媽的BLOG |劉猛·狼牙一顆顆 | 朱威廉 |Where's Charlie? | 杜汝超的BLOG |李建軍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 天藍的有些高遠了,白雲的心事也有些淡了,落葉,終於在這個季節裡當上了主角,添上了幾筆濃厚的色彩。 一個人在郊外漫步,滿眼果紅菊黃,腳下踩著滿地斑駁的落葉,軟軟的,像踩著地毯的感覺。其實比踩在地毯上感覺更好,還有地毯上沒有的沙沙聲。伸手拾起一片,不知道是從哪棵樹上飄下來的,橢圓形的葉子。枯乾的手感,黃褐色,黃得有點接近灰白色。葉子的邊緣都向中間有點捲了。只有葉脈還是那麼倔強的縱來橫去,告訴我這是一片樹葉,也曾經有過綠得滴翠的青春。 它就這麼瑟瑟的在我手心裡躺著,我喜歡這份緘默。微微的顫抖,好像知道我的手心不是它的歸宿。將手稍稍傾斜,順著秋風,像一隻黃褐色的蝴蝶,抖一抖翅膀,以一種歡快的姿態,飄悠悠,飄悠悠,撲向我腳下的土地。 落地的那一瞬,還不忘顫動幾下,也許是為了和夥伴們挨得更近,抑或是要向他們講述方才短暫的一段旅程吧。 那一年去岳麓山,正是漫山紅葉的時候。“萬山紅遍,層林盡染”。岳麓山的楓樹很多,陽光下的岳麓山,色彩斑斕。就像一堆堆暖色調的顏料不慎被打翻了,潑在了這山上似的。“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二月的花,哪有這經霜的楓葉來得熱烈?偶爾可以見到幾棵銀杏樹,黃了的葉子,像一把把小扇子,一簇簇的,在枝頭招搖著。 走在林間,地上也有不少的楓葉,很大氣的紅,落在深綠色的苔蘚上,強烈的對比,美得讓人側目,不敢長時間的注視。離開的時候已是夕陽西下,戀戀不捨的回頭,落日的餘暉灑在山上,又有了幾分柔美。一陣風起,紛紛揚揚,好像千萬隻美麗的彩蝶,翩翩起舞的一個個精靈,輕盈而婆娑的曼妙身姿,在半空中舞動。 心中不禁有些不忍。落葉啊落葉,即將耗盡的青春,沒有悲傷,最後也不忘給秋日留下一片絢麗,供人觀賞。 葉的一生是短暫的。一年四季,還有一個冬季是不屬於它們的。春天的葉,綠色代表著新生,一出世就博得很多人的讚美,讚美它們的可愛。夏季的葉子鬱鬱蔥蔥,蓬勃的姿態,頂著炎炎烈日,留下一片片綠蔭。秋天到了,它們也完成了它們的使命,枯了,離開枝頭,完結它們的一生。多少文人墨客面對蕭蕭落木,無限感傷。“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歐陽修的千古絕唱,做了多愁善感的代表。 人們對葉也是不公平的,太多人讚美花朵的美麗,也有人讚美果實的豐碩,而葉子,只是紅花的陪襯罷了。特別是漫天飛起的落葉,只讓人感懷生命的易逝和秋天的蕭殺。 經歷了春的生機,夏的蓬勃,到了秋季,離開枝頭,它們也不介意,只為了一個念頭——保護根,生命的源泉。 季節的更替,如果它們還留連枝頭,勢必消耗過多的養分。所以它們毫不留戀,坦蕩的讓秋風捧著它們回歸大地。不曾哀傷自己生命的短促,安詳的落下,融入泥土,化為養料,餵養樹根。孕育來年春的希望,再一次的生機勃勃。也有在枝頭孤單盤旋的,它不是捨不得離去,也不是憂慮自己的命運,只是在尋覓自己的歸宿,找一個合適的落地之處。落葉的燦爛並沒有隨著秋風結束,而是帶著殷實的希望奔赴下一個春天。每一個春天裡,每一個枝頭的綠芽裡,一定看得見落葉隱隱的微笑。 生命的輪迴,一次生命旅程的結束,即是下一次旅程的開始。為了來年的花紅葉綠和纍纍碩果,落葉放棄了自己的生命。落葉不是無情物。落葉的飄落,不是無情,而是對根的深深情意。如果捨不得犧牲,逃避迎面而來的苦難,這世間也會少一道風景。很難想像沒有了樹,我們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這一捨一得,也是大自然的生存智慧吧,正是有了這局部的捨,才有了整體的得。 文章來源:私?防空洞 |趙世龍的BLOG | 今喜木門 |~舍芣得地湜??還湜嬡凊 | The Fortune Weblog |宋志堅的BLOG | 拿但業隨筆評論 |*.:安妖行妖道..:* | 火狐虹影的BLOG |Peter Foster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們經常說的三原色,是指光學三原色:紅、綠、藍。它有不同組合的顏色,如:紅+綠=黃;綠+藍=青;紅+藍=品紅;紅+綠+藍=白。這裡所寫的顏色都是100%顏色的疊加。隨著它們疊加比例的不同,則產生不同的色彩。   在我們的生活中,大自然也賦予了各種色彩,春有百花夏有果,秋有千姿冬有雪,大自然好奇妙啊,竟是如此絢麗多彩。   春天來臨的時候,春風拂面暖人意,出去走走,心情別提多愜意了。春天是一年的伊始,意味著新的開始;春天是最富有色彩的季節,含苞欲放的花兒,色彩斑斕,就像希望在春天綻放。   夏天像個熱情奔放的小伙子,充滿了期待。春天孕育了希望的種子,在夏天得到釋放,奔放而自然。   秋天是個收穫的季節,就像富有韻味的人生,在這裡,我們可以找到各種答案,快樂的,幸福的,悲傷的,哀歎的,各種回味,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在深秋一步一回頭,給你的,是秋天優雅而蒼涼的背影。   冬天的喜悅來自過年,一年的終結。而瑞雪像個精靈,她的不期而至,悄悄地給大地帶來無限歡喜……   記得多年以前,那時的我們還是一群十六七歲的孩子,就構築了一個三原色的夢,一群愛詩的學生在一起探討人生的奧秘,出了一本「三原色」的詩刊。三原色是我們的本色,但我們可以構築人生更豐富的色彩,這就是我們的人生夢想。   在多年之後的今天,我們依然保持著三原色,二十多年了,那群當時十六七的孩子現在都成了孩子的爸爸媽媽,每每相聚的時候,都感歎歲月的流逝,但歲月並沒有讓我們迷失。我們都在自己的領域裡自由翱翔,心中依然有一片溫暖的海洋。在人生的三原色裡,我們有喜有悲,有成功也有失敗。有的成了政府官員,有的成了企業老總,有的還堅守在自己的領地耕耘,小有建樹。也許,我們也已走到了人生的秋天,但人生的三原色已教會我們調出自己最絢麗的色彩,或許我們還有期待,等待著來年的春天,綻放更加美麗的色彩。   三原色不僅是光學的三原色,三原色也構築了我們人生的絢麗多彩。願我們人生的四季,也不僅僅是三原色。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敷在傷口上面的牙膏、醬油不僅本身不衛生,而且還有利於細菌的生長,其他一些不對症的藥膏也會對傷口起到副作用,反而使創面更容易受到感染。到了醫院後,不但會影響醫生對燒傷程度的診斷,在清洗過程中,也會給病人增加不必要的痛苦。     如果在家中被燙傷,正確的處理方法應該是,立即剝去浸透熱液的衣物,注意動作要輕,千萬不要將皮膚搓破;盡快用自來水沖洗患處15分鐘—20分鐘;再用乾淨毛巾包好,送到醫院治療。      另外,還需要注意的是,在清洗患處後,如果水皰沒破,千萬不要挑破水皰,因為破損的皮膚可能會引起感染;如果是手、腳燒傷,可將患肢抬起,高於心臟位置;如果是眼睛受傷,應先用水清洗5分鐘,然後立即送去醫院,千萬不要隨便塗抹其他藥品,以免使患處更嚴重。      其實,在燙傷後,創面越疼,在某種程度上說明燒傷程度越輕,這證明患處的神經末梢沒被損壞,還能傳導痛覺。所以,千萬不要因疼痛劇烈而慌了手腳。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俗話說:「婆媳親,全家和」。這話有雙重涵義。其一是說婆媳關係融洽與否直接影響著整個家庭中其他人際關 系,如夫妻關係、親子關係、兄弟姐妹關係以及祖孫關係。其二是指婆媳關係是家庭內部人際關係中最微妙、最 難處的一種關係。影響婆媳關係的原因有好多,如果因為學歷不高而被婆婆嫌棄該怎麼辦哦?   和男朋友相處兩年多了,曾經有過很多次分手的念頭,最終都敵不過這兩年的感情。兩年前我們經朋友介紹認識並相戀了,這個速度快得驚人,就在我答應做他女友的第二天,他就帶我見了他的家人。我們都是外地的,不同的是他的父母很早就來城裡打工了。第一次見面我覺得還好,因為他媽媽的娘家就在我們鎮上,說起來還算有點淵源,但是沒有所謂的見面禮,紅包之類的,我不是很在意這個,只是家人會問起,我當時還告訴家人「現在新時代了,不需要這些的」,可是事情並不是我想的這樣。   過了幾天,我男朋友告訴我要多討好他的媽媽,他說他媽媽不喜歡我,原因就是身份不符,我只是高中畢業,在幼兒園上班,他媽媽說吃青春飯的,而他是在校大學生,以後讀研讀博,前途無量。這時我第一次想到了分手,我覺得我可以不要愛情,可是我要自尊。後來把這事告訴閨蜜,她說分手時最懦弱的選擇,在愛情的路上會遇到很多問題,也許這不算什麼,想想也是,後來我順從了他的意見百般討好,當然我也覺得男朋友值得我這麼做。後來的春節,母親節,他媽媽生日,我都提上禮物親自呈上,他媽媽說冬天冷,我就買保暖衣,他媽媽說腳長凍瘡,我就買保暖鞋,他媽媽說沒衣服了,我就陪著逛街看上了就掏錢,他媽媽不會做飯,我就主動去菜市買菜做飯端上桌,他媽媽想吃水餃了,我去買好回來自己來包,會做的我盡量做不會的也學著做,我覺得我真的盡力了,那時候我20歲,做這些的時候一點也不覺得卑微,只是有時候覺得心好累,我以為我的付出會有回報的,說真的我圖回報,哪怕一句關心的話語,一個肯定的眼神,都沒有過,有的也是無止境的挑剔。   以前討好他媽媽我還很樂意,可後來發生了這些事讓我覺得討好他媽媽,我很噁心。他媽媽脾氣不好,吃飯時因為他爸爸說錯一句話摔筷子摔碗,推翻桌子,同事關係也不好,經常回來罵這個罵那個的,還有同事打電話罵她,上班累了回來無端地發火,又哭又鬧,以至於後來因為我和男朋友相處時間久了,他在學校裡被老師批評了也衝我發火,更鬱悶的是等他不發火的時候了,我開玩笑地對男朋友說「我長不胖,就是你氣我,罵我」。他媽媽就接話過去說「他不罵你罵誰啊」,我聽了心裡酸酸的說不出話來,此時誰也沒注意到我的心痛。   在一起的第一個中秋節,我考慮到他還是學生,自己買好月餅叫他陪我回家,他倒是很樂意,只是他媽媽下班回來沒看到人就打電話過來了,不知道說了什麼,第二天我們就匆匆趕回來了,我在回來的路上肚子痛得厲害,下車我就直接去了醫院,此時男朋友回家了,我從醫院出來打電話給他,他媽媽說「肚子痛有什麼了不起」,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   在一起的第一個元旦節,他們說要到我們家去過節,我提前打電話給我爸媽備好酒菜,還專門叮囑他爸媽喜歡吃的菜,可是到我家他媽媽就買了一塊大概三斤的豬肉提給我媽媽,當時我爸媽尷尬極了。我爸爸剛剛做了手術住院一個月他們都沒有問起,這種事鄰居問起根本不好意思說起,不是說需要什麼缺什麼,畢竟是第一次正式見面,雖然是在我口中的新時代但是基本的禮數還是要的啊,後來他媽媽還說了在農村裡一個星期能吃上肉的也叫富有的了。   第一次我和男朋友還有他媽媽在他的老家出去吃飯,當服務員拿出菜單叫他媽媽點菜,他媽媽說「我不點,誰點誰給錢」我知道男朋友還是學生沒錢,我自己含淚去點了菜,還裝著非常樂意地嚥了幾口。   時間久了,隨著我去他家的次數的增多,對於他媽媽的行為我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我現在真的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可以地討好了,我自己都覺得噁心了。在一起也久了,有時候也會提到談婚論嫁,他媽媽的意見就是什麼都不用,按照她當年結婚的標準辦,不請客什麼都不買直接拿結婚證。我真的挺害怕的,尤其最近閨蜜結婚我看到了她的婆婆,對她的態度,她們的相處就像親母女一樣,我覺得好羨慕好羨慕,她還說她們平常很少在一起的,各住各的,我真的感慨啊,為什麼有的人不用付出就可以收穫而我要千辛萬苦的結果還是被嫌棄。   我覺得長這麼大對於我影響最深刻的是他媽媽,以前我也有同齡女孩的自信活潑,我可以忍受什麼都沒有,可是我不能忍受他媽媽帶著鄙視的目光,後來朋友同事都開始給我介紹男朋友,大都是她們眼中的條件好的男孩子,我不敢想也不敢見,我心裡有一片陰影,我覺得像這樣的家庭都沒法接納我,我還有什麼資格去戀愛,我反覆問自己是不是我只能找路邊的乞丐啊,這樣的事情反反覆覆困擾著我。   我今天又在這裡充當了一個怨婦了,實在無處訴說才請願意在這裡停留片刻的朋友給我指點迷途,謝謝!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